2020年,游戲直播不再是虎牙斗魚的對手戲

羅超 2020-01-17

內容、智能和產業是互聯網下半場的三大重心,直播是內容產業核心賽道,游戲直播則是最重要的細分直播市場之一。來自艾瑞的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游戲直播市場規模增長超過60%,達131.9億元,預計2020年增長至接近250億規模,這一增速遠遠超過直播大盤。與綜合娛樂直播市場已經進入高度集中的市場階段不同,2019年的游戲直播市場的競爭局勢變得更加復雜,2020年亦將充滿變數。

2019年游戲直播市場競爭趨激

2019年的游戲直播市場可謂是精彩紛呈,很多大事發生。

2019年7月,一直與虎牙針尖對麥芒的斗魚歷經波折終于成功上市,此時其死對頭虎牙登陸美國市場已有一年多。對于斗魚來說,上市意味著有更多彈藥跟虎牙爭奪市場。三季度斗魚實現營收18.59億元人民幣,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凈利潤為7220萬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37%。毛利潤同比增長450.5%,達到3.17億元;毛利潤率從2018年同期的5.6%升至17%。上市后的斗魚財務狀況改善明顯。截至目前虎牙市值46.22億美元,斗魚市值30.29億美元,分別坐穩了游戲直播市場前兩把交椅。

虎牙財務狀況很好,截至去年三季度已實現八個季度經營盈利?;蛟S有盈利的底氣,虎牙發展更加激進一些,一方面是強化全球市場,2019年與騰訊戰略合作出海,產品以Nimo TV為重點,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,Nimo TV全球總MAU增至1700萬。另一方面則是進行多元化轉型,三季度財報顯示虎牙在直播和電競外,成功發展出廣告、游戲發行和泛娛樂等增長引擎,商業模式走向多元化。不滿足于中國市場,不滿足于游戲直播是虎牙2019年發展呈現出來的兩個方向。

很多人都以為游戲直播市場已成為虎牙和斗魚的對手戲,實際上這一市場依然還有不少實力派玩家。在虎牙和斗魚針尖對麥芒時,還有一個低調潛行的觸手,成為游戲直播市場的“第三者”。相對于已經上市的虎牙和斗魚而言,觸手顯得比較低調。2019年底,觸手成為非騰訊系第一家獲得騰訊全部游戲授權的公司,讓行業再度關注到這家公司。而在年度盛典上,觸手CEO曹建根透露2019年觸手已實現盈虧平衡,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觸手CMO 楊淑玉則表示觸手直播正在尋找最佳的上市途徑,會考慮國內上市,看上去觸手過得很滋潤。

實際上,我們回頭去看會發現,游戲直播市場在殘酷的洗牌后所剩玩家已經不多。戰旗、熊貓、全民、龍珠……曾經的主流玩家均已淡出人們的視野?;⒀?、斗魚和觸手成為“剩者”。剩者想要為王,然而游戲直播市場的競爭,在接下來將更加殘酷,因為:狼來了。

2019年游戲直播市場最引人注目的兩只狼,就是B站和快手。2019年12月B站與《英雄聯盟》達成為期三年的國內獨家直播協議,據說這一版權耗資八億,如此大手筆,體現出B站對游戲直播的野心。作為短視頻平臺的重量級玩家,快手采取滲透打法,將短視頻與直播內容合為一體,悄然構建了一個龐大的直播帝國,去年12月快手官方數據顯示,其直播日活用戶數已突破1億,游戲類直播日活則已經超過5100萬。

虎牙和斗魚成功上市后,行業都在說游戲直播市場已是“楚漢之爭”,然而從結果來看,快手、B站和觸手的存在,讓游戲直播的競爭變得更加復雜,一時之間,虎牙和斗魚要想壟斷時間不現實。再加上字節跳動、百度、網易等內容巨頭的存在,接下來市場變數將更大。2020年,游戲直播市場將上演“群雄逐鹿”的局面。

游戲直播第三極已經形成

在虎牙和斗魚外,游戲直播“第三極”陣營已經形成,作為游戲直播市場虎牙斗魚外的實力派玩家,快手、B站和觸手可以被稱為“兩手一B”,三家發展思路各有不同。

B站起家于彈幕社區,基于獨特的次元文化,在年輕人中有非常好的群眾基礎,同時,多年來內容的沉淀讓B站有了游戲基因。游戲類內容是B站頭部內容品類之一,電競則是最活躍的游戲內容,B站自稱是國內最大的游戲視頻社區,擁有超過180萬的活躍游戲UP主。2018年IPO時,B站就被媒體稱為是一個靠游戲養活的視頻網站,游戲收入在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分別占總營收的比例分別為65.7%、65.4%和83.4%,直播和廣告收入卻分別只在10%左右。上市后,B站逐步減緩“游戲依賴癥”,2019年三季度總營收18.6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72%,游戲和非游戲收入剛好各占一半。

2019年B站明顯加強了游戲直播的力度,8億大手筆買下《英雄聯盟》直播版權,同時開始挖角主播,其優勢在于兩點,一個是有用戶基礎,且是年輕人,三季度月活躍用戶1.28億;另一個就是前面說到的游戲內容的基礎。挑戰在于長視頻平臺做直播的天然缺陷,雖然B站視頻有互動屬性,但長視頻觀看場景本質是沉浸式的,而直播和短視頻都屬于碎片化的,正是因為此,愛優騰都在做直播,卻都沒做起來,反而是快手實現了突圍。當然,相對于愛優騰而言,B站互動和社區屬性更強,或許會是做直播的加分項。

快手在2019年崛起成為頭部直播平臺,且具有十分獨特的屬性:它既不是娛樂直播平臺,也不是游戲直播平臺,快手是人們記錄生活的平臺,因為直播偏向于平民化而不是主播化,UGC屬性強。你漫游到一個城市可以看到當地的生活狀態,打開鄰居的直播可以實現在線“串門”。在快手上,娛樂、生活、美食、教育、時尚、游戲,各種直播都有,是真正意義上的“實時互聯網”。

2019年快手同樣將游戲作為重點發力的品類,推出“百萬游戲創作者扶持計劃”,游戲類直播日活則已經超過5100萬,占整個直播日活用戶的一半,快手做游戲直播的優勢很明顯,就是用戶基數大,今年1月有媒體報道稱,快手已完成此前定下的2020年春節之前達到3億DAU的目標,這個在中國互聯網都算超級頭部應用了。

快手游戲直播的挑戰則在于兩點:一個是快手用戶不是重度游戲用戶,用戶來快手是記錄生活或者打發時間,用戶群更泛一些,斗魚CEO陳少杰說:“從用戶群體看,我們與快手聚焦的游戲品類不同,斗魚平臺上主要是重度游戲玩家,質量高粘度大,短視頻與直播平臺完整的體驗觀感有本質區別?!边@樣的優勢,虎牙、觸手都有。另一個是快手下沉市場的屬性,雖然快手在積極“上浮”,但實際上依然未能成為一二線城市的主流,而這些市場虎牙、斗魚、觸手和B站優勢明顯。

觸手2015年才成立,與快手和B站比算老玩家,跟斗魚和虎牙比則是后來者。在巨頭鏖戰的游戲直播市場,觸手聚焦手游市場,同時有一套自己的生存邏輯:避開巨頭的鋒芒,采取相對穩健的發展策略,按照自己的節奏走。跟虎牙斗魚互相挖角主播、高價制作內容或者高價采買版權不同,觸手更重視平臺主播的養成和內容生態的自生長,因此有效控制了成本。曾經直播平臺都是“得主播得天下”,主播決定了平臺內容能力的上限。對于主播資源的儲備,觸手不只是押注頭部主播,而是在腰部以及頭部主播上構建金字塔,形成完整的主播布局。觸手不高價挖角,卻經常被友商挖角,2019年觸手原主播孤影跳槽被判賠償前者480萬,這反映出直播行業主播規范化發展的趨勢,主播將成為平臺的核心資產,有系統性和規?;鞑ヅ囵B能力的直播平臺將更具后勁,而從今年的觸手年度盛典來看,獲獎主播除了頭部的劍仙、藍煙外,還涌現出許多新面孔,比如黎落、XU-一只傻九等人氣主播,這體現出觸手基于豐富的腰部主播儲備持續造星的潛力。

有穩定的游戲IP儲備、主播根基和用戶基礎,觸手在游戲直播市場占據了一席之地。2019年觸手開始構建多元化變現體系,開展娛樂直播、游戲陪玩等新業務,并首次引入公會體系加強直播生態商業化能力,基于此觸手直播實現了盈虧平衡,在接下來的競爭中觸手將更有底氣。相對于快手、B站而言,觸手最大優勢就是做游戲直播出身的,而且以此為核心,因此可以深耕細作。

相對于虎牙和斗魚而言,觸手的機會在于兩點:一個是押注游戲直播市場不會走向集中化,而是像視頻平臺一樣多巨頭共存的分散局面,觸手CMO楊淑玉說:“游戲直播這塊蛋糕很大,不可能某一家獨大?!北姸嘈峦婕胰刖志褪亲C明。另一個則是中立特性,在新一輪直播競爭中,虎牙斗魚快手B站都有一個標簽:騰訊系,觸手則是中立的,因此可與更多公司合作,曹建根在觸手盛典透露,觸手即將與百度貼吧戰略合作,并在拿到騰訊全量游戲授權后將與后者深入合作,特別是對游戲直播廣告變現的探索。

觸手的挑戰同樣很明顯,跟虎牙、斗魚、快手和B站比,觸手一方面在流量入口上處于下風,如今想要不花錢搞到流量太難,整體來說觸手用戶規模距離其余四個玩家有距離。另一方面在內容自制、頭部版權儲備、出海上都比較保守,慢了一些。當然,如今的互聯網市場競爭早已不是唯快不破,慢不一定不好,接下來,字節跳動、百度、網易等非騰訊系公司對直播特別是游戲直播只會越來越重視,未來觸手有望與更多巨頭牽手,探索變量。

B站、快手和觸手構成了游戲直播市場的第三極,更多玩家可能會入局。2020年,在5G、云游戲、游戲直播版權化諸多趨勢下,游戲直播行業充滿了許多變數。

2020游戲直播行業變數陡增

第一個是更多巨頭會加碼或者入局。

不論是游戲直播上市雙強“虎斗”,還是高調入局的“快B”,均有一個共同的標簽:“騰訊系”。作為中國游戲之王,騰訊對于游戲直播這一游戲下游基礎設施可謂是志在必得。然而,游戲不是騰訊一家的游戲,內容更不是騰訊的獨角戲,網易等游戲巨頭依然有極強實力,而在內容賽道,騰訊則面對著字節跳動和百度等超級對手。

2020年的游戲直播市場,一定會迎來更多游戲玩家和內容巨頭,市場競爭局勢會更加復雜。字節跳動2019年收到法院關于騰訊游戲直播的禁令,然而這不可能消滅其對游戲直播的野心。字節跳動外,百度、網易以及余下游戲巨頭玩家同樣會有新的動作。

第二個是陪玩將成為下一個競爭高地。

2019年的游戲直播市場“多元化”成為關鍵詞,不論是虎牙還是觸手,都在探索多元化變現模式,嘗試將游戲直播與廣告結合,或者布局秀場娛樂等非直播內容。

直播行業一直在各種摸索廣告變現,然而說實話,截至目前都不算太成功,一些游戲直播平臺推出的強制式和彈窗式廣告被用戶吐槽影響體驗——跟娛樂直播不同,游戲直播有一定的沉浸特性,用戶不愿意被廣告干擾,基于此,觸手與騰訊聯合探索游戲直播的廣告變現模式更有想象空間。

在打賞和廣告外,游戲直播行業另一個具有規?;癄I收能力的是陪玩。觸手在2019年3月開始招募陪玩主播,6月正式上線陪玩,簡單地說就是主播可以陪用戶玩游戲,像《王者榮耀》這樣的游戲本身就有很大的陪玩市場,早在2017年比心等APP就已經把陪玩業務做到了幾億流水,游戲直播平臺做陪玩有天然場景,用戶接受度很高,觸手陪玩起量很快,到年底其陪玩業務總訂單量超過12萬。在觸手后,虎牙、斗魚均已入局陪玩。對平臺來說,游戲直播陪玩可以來錢,可以強化平臺社交屬性,陪玩主播可以成長為專職游戲主播充實平臺的主播資源庫,同時給存量主播新的變現途徑。因此可以預見2020年陪玩會是游戲直播的核心競爭高地。

第三個是電競依然是最大想象空間。

在騰訊電競等巨頭的大力推動下,中國電競產業從無到有,已經上了規模,成了一個大眾娛樂和體育項目。企鵝智庫《2019全球電競運動行業發展報告》數據顯示,2019年中國電競用戶預計突破3.5億,年增速為10.6%。大學有了電競專業,很多地方開始支持電競產業發展,希望用電競拉動當地經濟。2022年亞運會,電子競技將成為正式比賽項目。

在電競產業游戲直播平臺將扮演關鍵角色。一方面,電競是一個體育項目,離不開媒體的傳播,而電競傳播的第一平臺一定是游戲直播。另一方面,電競本身可以充實平臺的內容,跟娛樂直播的盛典一樣,成為發現和培養主播苗子的契機。正是因為此,幾乎每一家游戲直播玩家都在重視電競。2020年,游戲直播與電競的結合依然很值得期待。

第四個是游戲版權成為行業生產要素。

曾經游戲直播行業沒有版權這個概念,2019年西瓜收到了法院關于直播《英雄聯盟》等騰訊游戲的禁令,“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第一案”終審網易獲賠2000萬,均表明版權在游戲直播市場將成為關鍵競爭要素,甚至生產要素。沒有游戲版權,游戲直播平臺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體育行業一路走來,就是得版權者得天下,騰訊體育崛起就與拿下NBA有直接關系。在游戲版權競爭維度,騰訊系玩家沒有后顧之憂,但觸手這樣的中立玩家更具優勢,它與所有游戲公司都只有合作而無競爭關系,拿到了騰訊全量游戲授權,也與網易巨人等頭部游戲公司建立了長期合作。

第五個是5G+云游戲帶來全新可能。

2019年5G已經發牌,2020年5G商用勢必會加速,5G一方面會改變整個直播產業,因為5G的核心就是更強的數據傳輸能力(帶寬更大、容量更大、時延更短),高清攝影和移動設備會普及,4K/8K高清移動直播會出現,VR/AR等直播普及程度會更高,另一方面會改變移動游戲產業,所有公司展示5G場景最愛用的就是云游戲,云游戲或許有望成為最先普及的消費端5G應用?;趯χ辈ズ陀螒虻母淖?,5G將給游戲直播行業帶來全新可能,游戲直播、游戲陪玩、電競直播等等都將被改變,新的應用和交互方式會出現,而針對5G和云游戲,各家游戲直播平臺都已在布局。

(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,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,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極客網無關。文章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投訴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• 羅超
    羅超(luochaotmt)圍觀冷暖科技世界。
    分享本文到
缅甸赌场 吉林11选5跨度振幅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河南快3彩票平台 天弘上证50指数c 广西彩票网上购买快乐十分 股票融资交易流程 平特王日报论坛网站 安徽11选五投注技巧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刚 安徽快3时时彩